郑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逍遥军医第1396章赚钱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郑州汽车网

逍遥军医 第1396章 赚钱

好比一辆车,在荒原野外,当然是撒丫子乱跑,怎么方便怎么来,但在市区,那还是最好按照车行车道,交通规则来。

这就是巴克给自己的雇佣兵行为准则,可这会儿,算是在城乡结合部,有点无法无天吧?

只转身跑了二三十步,瞅准一条水沟巴克一下跳进去,翻身拉开步枪枪托,快速上肩,就等着对方冒头,被自己打了一枪的家伙肯定不会给自己什么好果子吃!

在呜格兰这个的地界就得狠狠的教训这种家伙!

有点哑然失笑,其实这就是自己曾经在东欧一带雇佣兵生涯的真实写照,跟农民工一样做一天活儿拿一天的工钱,偶尔接个整体承包的单子,那么多伙伴一起上,也不过就是一两万的收入大家分,还时不时的要受点今天这样的窝囊气,想着老婆家人还不得不忍受,现在好像是真的心里有底儿多了,对方敢逼得太紧,那就杀了狗娘养的,不就是慢慢逃回家去么。

所以说巴克那种匪气,也是这么熏陶出来的。

远远的眺望周围,还是有一些站在路边高处守望的武装分子,毕竟这一带还是反政都开完了吧?呵呵能使的招儿府武装的控制区,巴克觉得自己也不算是完全处在劣势。

可是慢慢随着青草之间的轮廓升起来的不是制服军帽,而是一头有点乱糟糟的金发,对方有点小心的把一支m4步枪举起来摇了摇,然后就扔过土包,剩下双手在空中做了个左右斜上举,又过了几秒钟,那金发才慢吞吞的站起来。露出了上半身的摄影背心,对巴克的枪口对着自己一点不意外。

双手斜上举,这是个国际通用的y字形救援动作,表示yes,ineedhlep,通常用在野外救生,方便直升机或者船艇上的人远远看见,在这里,对一个军医来说,也是很清晰的传达了讯号。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昨天用掌上电脑查验了巴克北约武装承包商编号的那名枪手,巴克就是捡了他的手枪才射杀那名官员的,现在警惕的朝左右看了看,确认自己不是被吸引注意力包抄才开口:“怎么?”

这个北约承包商一脸的无奈:“你看看就知道怎么了,人太多,伤员无法后送,现在我们急需你帮忙,有个家伙已经开始发高热了!”

巴克挠挠头,单手提着步枪慢慢爬出来:“可……那个被我闭上嘴的家伙……”

北约承包商摸出一张自己的承包商编号卡扔过来:“我们保证你的安全!保证送你到你需要去的地方……”

其实已经迈步过来的巴克捡起证件,隶属于法国一家国际安保公司的身份倒是很有说服力,走近把身份卡递回去:“巴松……我希望能到波兰去。”

法国人耸耸肩:“没有问题,我们也会付酬劳的,谁会想到这些狗娘养的……”后面却没说了,也许想起巴克也算对方那些雇佣兵一伙的吧。

临时工巴克就跟着对方跳下半米多高的土坎回到路边,刚从路边停放的车辆露出来,就看见之前是Flash游戏设计领域最高级别的奖项。追自己的两名制服人员被北约承包商用手摁在车体上,巴松对同伴打个响指,带着巴克就爬上后面一辆面包车里,果然之前那六名受伤的承包商或坐或躺,很是狼狈,而其中那名脖子中弹的更是已经昏迷不醒。

醒着的承包商看见巴克还都点头笑笑,这时候的军医可比什么都重要。

巴克也不多说话,放下枪和背包就开始做诊疗,吩咐没伤的家伙去弄水跟药物,其实一路走过来,巴克是经过了两部救护车的,只是车里现在装的多半是遇难者遗体,但巴克猜测车上急救药品还是有的。

这就是战地军医和其他医生的区别,巴克所能做的就是第一时间挽救和保持伤员的状况,保住命,其他的都应该是在后送的专业正规医院去治疗,欧美军队在这块是做得最好的,但偏生眼前这些家伙属于承包商,属于雇佣兵,不管他们的身份背后实际上是什么,这个时候都得不到军队体系的医疗运输支撑,而且常见后送伤员的直升机显然在这个特殊敏感的地区也没人敢飞。

最后再鬼使神差的遇见这么多政治人物要从这里离开,就给耽搁堵在这里了,要知道巴克当时也是按照这些人五六小时以后就该到别的医院做的救治,现在过期了。

好在前面工作都是自己做的,现在也不需要多问什么状况,倒是驾轻就熟的把伤员的情况稳定下来,战地治疗最重要就是刚受伤那十几分钟,之后持续治疗的话,活下来几率很大,现在对巴克来说也不难,忙活了大半个小时,还把另外几名伤员都重新检查一番,才有机会接过对方递来的饮料:“你们怎么没有带卫生员?”

一般六七个人以上的小队执行任务就必须配备卫生员或者军医,然后才是突击手、机枪手、狙击手、斥候之类的组合,这帮人显然缺了这号。

伤员们面面相觑几秒,有个家伙呐呐的回答:“我们的军医现在还躺在摩洛哥的医院……”

巴克就做个鬼脸耸耸肩,不再多问,但对方反过来开始问他,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什么宗教信仰什么民族特征,什么时候接受的北约培训,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巴克的回答是真实可靠的,他所有的身份资料来源都无懈可击,除了把自己的华裔身份改成哈萨克族裔以外,呜格兰内乱以后就带着老婆孩子跟同伴逃到波兰和哈萨克去了,但总得赚钱啊,听说这一档子事就过来了,最后无奈的扬扬手:“六百美元就是这次的收获……但好歹也能给老婆买束花,孩子买点东西。”

一边说一边随意的开始收拣自己的医疗包,实则在不经意的把自己物件展示给对方看,没有任何换洗服装,就一支诺基亚,连手枪和弹药配备都没有,看上去还真是个心酸的穷雇佣兵,手腕上那块电子表看上去更没什么出奇。

护照早在被雇佣兵们拉上一块后,巴克就扔掉了,任何跟华国的关联对他都不是好事儿,而不带任何证件也是雇佣兵常见的行为,最后这些北约承包商叫他顺便去给欧安组织的伤员还有那基辅伤员诊疗一下,巴克下车的时候,瞥见这些家伙凑到了一起。

果然,等巴克装模作样的在外面做完事磨蹭一阵回来,这帮混杂了英法德成员的雇佣兵就问他有没有兴趣一起到叙利亚去赚钱。

巴克犹豫一下,答应了。

宝宝积食腹泻
郴州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滁州治白癜风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