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风叱天下 第一百五十四章 单纯的自我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郑州汽车网

风叱天下 第一百五十四章 单纯的自我

老者赶忙说道:“开启冥魂之泪的空间对于其他人或许很难,可是对于你來说,却是十分简单,你曾经在冥魂空间中重塑魂魄,已然和冥魂空间建立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之所以迟迟沒有开启秘密,只因为你身上缺少一样东西,”

“缺少一样东西,”凌风听得云里來雾里去,一脸疑惑,“缺少什么,”

“一个单纯的你,”老者笑了笑,“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盯着我,此单纯非彼单纯,人都有七情六欲,可是只有将这些qn平衡才算一个正常的人,或者说是一个单纯的人,”

凌风摸了摸鼻子,颇有意味地瞥了瞥眼前这个老头,“那你说说看,我是七情失控还是六欲失衡,”

“是仇恨,”老者捋了捋胡子,斩钉截铁地说道:“你自从百年前的陨落,对于灵目一族的仇恨之心几乎充当了你的一切,包括你所有的动力,”

“你在冥魂空间中重塑灵魂,充斥在你心中的是仇恨,你重生之后,支撑你走到现在的也是仇恨,仇恨让你的武道之心蒙上了一层充满血腥的尘埃,像是一种羁绊毒害你的强者之路,”

凌风怔了怔,老者的话如同醍醐灌顶,让他古井无波的内心泛动起惊人的涟漪,

内心深处确实若是毒气溢裂流露出一缕似有似无的暴戾之气,

老者再捋了捋胡须,“这份仇恨一直隐藏在你的灵魂深处,像是一块永远尘封的毒瘤,平常可以让你安安静静地做自己的事,可是一旦发作可是很致命的,严重时可能让你迷失武道之心,永远堕入无尽的仇恨深渊,”

“这话确实不是危言耸听,”凌风再摸了摸鼻子,稚嫩秀气的脸上不经意间流露出一闪即逝的怨毒之色,刚刚他分明感受到了灵魂深处的悸动,那种尘封百年的阴霾像是一种魔咒潜伏在他体内,如果一旦爆发,可是相当致命的,

当局者迷,如果不是老头今天对他提醒,他还真沒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良久,凌风微微吐了一口气,“你是说我缺少一种放下仇恨的心,”

“不错,”老者满意地点了点头,“十方泪晶乃女神的眼泪,可以说是世间最纯洁的东西,它的纯洁无暇就像是天上的日月星辰,不染半分尘埃,所以它不会和仇恨相容,可以说和邪念乱欲是天生的死敌,仇恨附加在你身上沉寂百年的戾气,将你生生和冥魂之泪划出了一个界限,”

凌风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能放弃仇恨的执念,就可以获得冥魂之泪的认可,获知它真正的秘密,”

“不错,不过想轻易放下执念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毕竟这种思想已经禁锢了你近百年……”老者摇了摇头,不禁叹了一口气,“其实老夫能够体会到你这种感受,就是我当年因灵目一族跌落几个境界,也多多少少有了几分仇念,莫要说你这等天之骄子,受到这种近乎毁灭一样的打击,”

凌风淡淡说道:“那如何才能检验我已然放下仇恨之心,”

老者说道:“很简单,人体就像是一个容器,武者修炼就是夺取天地造化储存在容器之中,对于女神之泪亦是如此,只要你能将它收容到冥魂空间里,便说明你已经获得它最后的认可,”

可刚说完,他就有些后悔了,“识海空间是武者两大命门之一,收容过程一旦受到冥魂之泪的反抗,造成的强大反噬可是不堪设想,”

凌风笑了笑,“小小的反噬对我又如何,”

当即取出冥魂之泪,葡萄大小的zǐ色泪珠闪烁着玄妙灵动的色泽,如若天空上抖颤的星辰光辉,衬着和煦的春风荡漾起來,

徜徉其中让人有种说不出的舒畅感觉,

老者意识到了什么,慌忙说道:“你一定要三思,一旦引起它的反抗,沒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凌风直接无视老者的话,全身心地投入到灵魂输放的过程中,强大的灵魂力若是涓涓细流化成一道道细致入微的丝线,从不时打开的眉心缓缓钻出,

一道凤凰印记也随着漫生的灵魂力,在眉宇中央若隐若现,灵动非凡,

嗡嗡,

冥魂之泪似乎感受到了四下灵魂力对他的吸引,在剧烈的抖颤中发出震颤耳膜的嘶鸣,一道淡zǐ色的光罩也是自主衍生出來,

凌风从其中感受到了十足的警惕意味,

“你看老夫说的准吧,冥魂之泪不会轻易就范,除非你能消除心中的仇恨,不然想获得它的认可简直比登天还难,”

老者无奈地摇了摇头,生怕凌风一时冲动引來不必要的麻烦,慌忙再说道:“我看你还是先中断认可事宜,等到有把握再试不迟,反正老夫已经等了近百年,再等几年的耐心还是有的,主要是你,千万警戒欲速则不达,心急吃不了热馒头,”

可老者话音刚落,整个身子止不住地颤了颤,竟不禁冷吸一口气,红润的脸上徒然凝生出了一记不协调的苍白之意,“冥魂之泪呢,”

老者几乎吼出來,

凌风眼前的那颗冥魂之泪就像是凭空消失一样,饶是他身为守护者也感受不到它的气息,

凌风笑了笑,指了指眉心,示意他冥魂之泪已经进入了识海里,

“不可能,”老者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一脸震惊地问道:“你不会是逗我玩吧,你把冥魂之泪藏哪去了,”

凌风淡淡说道:“你认为我有闲时间和你开玩笑,”

“这不可能,你灵魂深处隐藏的仇恨和冥魂之泪纯洁力量有着天大的冲突,除非……”老者想到了什么,再是冷吸一口气,“你难道将心中的仇恨化解了,”

这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地摇了摇头,短短几息时间就化解掉心中的仇恨执念,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可是……”老者一看到凌风稚嫩秀气的脸上涌动出的远超同龄的镇定和老成,一看到他漆黑深的双目中闪烁出的灵动和自信,老者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难道你真的做到了,”

老者暗中观察凌风太久了,可越是这样越是猜不透凌风心里在想什么,而且似乎他每一次都给人一种打破常识的感觉,让人在绝望和不可相信中重新出乎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一样获得新的希望,

仿若奇迹在眼前这个少年身上,就像是家常便饭一样随意,

“差不多吧,”凌风摸了摸鼻子,笑了笑,“不要太注意细节,”

刚刚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将自我的仇恨嫁接在妖凤的残魂之上,反正妖兽的暴戾十足,也不怕多这么一丝半缕的怨念,

这一做确实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轻易骗过冥魂之泪的探查,将其存入识海空间,

“什么叫差不多,”老者抽了抽嘴角,不禁咽了咽口水,心里想着,“他是牲口吗,”

“这个给你,”凌风也不顾及对老者内心的伤残,随手扔给老者一个物什,

“什么,”老者刚开始还沒有反应过來,可一看清,瞳孔骤然一缩,煞时惊得手脚并用慌忙去接,直到将一朵五彩缤纷的鲜花攥在手里,才是大喘一口气,几乎疯一般吼叫出來,“天呢,竟然真是五行轮回花,”

可他似乎依旧不相信眼前的一幕,生生掐了自己一下才确定这是现实,

“允诺你的,本少自然会给你,”凌风摸了摸鼻子,“你现在拿到了五行轮回花,该忙啥忙啥去吧,”

老者一脸炙热地盯着凌风,良久才是从震惊中恢复过來,激动地说道:“凌少大恩大德,守护者今生也再难回报,可是就这样拿了花,老夫心里确实有些不舒服,这样吧,老夫可以允诺你三件事,只要不违背守护者的使命,老夫拼死也要为你做到,”

“三件事,”凌风颇有深意地摸了摸鼻子,稚嫩秀气的脸上流露出一记诡异的笑容,“这可是你心甘情愿的,我可沒有逼你,”

“先说好,老夫沒有那方面的癖好,”老者咽了咽口水,凌风这笑在他眼里是那么的刺眼,

可他向來是一个有骨气的人,向來卖艺不卖身,

一盏茶后,凌风拍了拍手,一脸淡然地从寒潭悻悻离去,

老者则是衣衫褴缕缱绻在地,鼻子中鲜血冒出,脸上青一块zǐ一块,一脸恐慌地盯着凌风离去的背影,咽了咽口水,“他真是牲口,哎呦,下手还特么重……老夫自认从來沒有得罪过他,他为啥这么恨老夫,”

“真特么让人猜不透,”

老者做梦也沒想到,凌风要求的第一件事竟是让他站在原处不动猛k他一顿,直到尽兴为止,

“反正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顿揍让老夫能够得到一株五行轮回花,这买卖做的值,哎呦……”老者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脸上的伤痛,一脸炙热的说道:“如今冥魂之主也已经就位,老夫每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总算是完成了任务,但愿你不要辜负了自己的使命,莫要再让情劫再禁锢了你的本心……”

“哎呦……老夫怎么想起來答应他完成三件事,”

治疗慢性心律失常的药物
湛江治疗妇科费用
混合性阴道炎的治疗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