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平凡的世界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郑州汽车网

摘要:《平凡的世界》,不平凡的人生!路遥通过他的个人成长经历,白字黑字的告诉我们:劳动着的人们是最快乐的!千百年来,黄土地上那厚重的风尘,永远是老百姓眼中最美丽的风景! 《平凡的世界》是著名作家路遥的代表作,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我自然也是其中一个。

多年来每次读他的小说,都是一种震撼,更有一种无以言说的感动在内。不管是书中的友情也好,爱情也罢,还是亲情,字里行间都写得那么真实,细致,热烈,感人!除了这些感情因素在内,人性的善良也是一大亮点!但我认为:《平凡的世界》真正的魅力在于,每个人活着都是有梦想的,只要你不放弃,没有人能拿走你的梦想!梦想靠什么实现,靠劳动,靠奋斗,劳动着是快乐的,有梦想的劳动不止是快乐,更是幸福着的。

《平凡的世界》与其说是一部史诗般的小说,倒不如说是一部生活化的小说。里边的多种人物,多种家庭,多种爱情,多种矛盾,多种幸与不幸相互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部极其真实的生活小说。

书中的人物多而且杂,友情,亲情,爱情多种多样,感人肺腑,我总是沉浸在其中暖暖的回味,就像是自己亲身经历过他们每个人的生活一般,那种感觉实在妙不可言,那种滋味真的无以言说!无疑的,路遥是个大家,用他呕心沥血的这部宏篇巨著,打动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将自己对生活深入骨髓的理解融入到了这部书里。

《平凡的世界》以孙少安两兄弟的生活爱情婚姻为主角,通过他们家庭几十年的贫穷,深刻勾勒出黄土高原的一幅幅百姓生活画卷,真实而又直白地展现在我们眼面前,让人为之动容。透过生活的外在表像,努力通过人物的行为思想活动,表露出生活的丰富内在,这是不容易的,路遥做到了,这是可喜可贺的事。

书中我最感兴趣的,就是孙少安两兄弟的爱情婚姻,尤其是孙少安的爱情婚姻,极具代表性。作者以他的生活经历写了一段缠绵绯恻,却又无疾而终的爱情婚姻,不知道让多少人引为恨事,唏嘘不已!

孙少安与田润叶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个悲剧,正像作者在书中写的那样:生活的大剪刀是多么的无情,它要按照自己的安排,来对每一个人的命运进行裁剪!可以说,作者的这种观点是他生活的阅历,深刻而直接地写在了他的书中,书中的大小人物,他们的各种悲欢离合,际遇起伏,无不遵循着作者的这一种现实逻辑,这就是生活,实实在在的生活!

生活是没有彩排过的,我们每个人都是即兴演出,无论高兴与否,准备好没,情不情愿,轮到自己上场的时候,你就得上场,结果好坏谁也无法预料,只能在轮到你的那一刻,尽力演好自己!

孙少安与田润叶的爱情悲剧,与其说是他们两个人的悲剧,倒不如说是生活的悲剧。诚然,他们的爱情悲剧有主观现实,也有客观条件,既有人为的破坏,也有他们自己的考量。作者在书中着重强调了这一点,多年来,读者也认同这种观点,我也一直认同这种观点。这种观点就是:对大多数人来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是两家人的事!爱情是浪漫的,婚姻注定是现实的。

最近,我又细细读了一遍《平凡的世界》,孙少安与田润叶的爱情婚姻悲剧,还是引起了我巨大的兴趣以及深沉的思考,突然有些新的想法想写出来,提供一些多元化的感情思维,真是如哽在喉,不吐不快!

我上边说了,孙少安与田润叶的爱情是个悲剧,但这个悲剧是怎么发生的?我以前很认同作者的看法,是生活这把无情的大剪刀,按照自己的安排给每个人的命运进行裁剪,这是人力不可强求的。现在想来,未必是那么回事。话说回来,我并不是要对作者有什么说三道四的想法,我打心眼里尊敬作者,为书中的每个人物的不可捉摸的命运感叹,又被他们那种顽强的战天斗地的精神力量所震撼。我只是想提供另外一种生活参考,对孙少安与田润叶的爱情说点自己的看法,有没有道理先写出来,供大家一起参详说教

第一个问题,孙少安与田叶润有没有爱情?

要说清这个问题,还是得靠书中的原话来说,这样比较客观公正,有信服力。爱情的基础是什么,首先得有好感,你对你喜欢的这个人不感冒,才能谈得上有没有感情。看看书中怎么说的:在少安很小的时候,他们家还住在田家圪崂他二爸现在住的地方。他们家离润叶家很近。那时候,田福堂的家境虽说比他们家强得多,但还没有发达起来。福堂叔和他爸在旧社会都给富人家揽过工,因此,解放初两家人的关系还相当亲密。母亲那时候常带着他和姐姐兰花到田大婶家串门。润叶比他小一岁,两个人正能玩在一起。渐渐地,他们就相好得谁也离不开谁了。少安早上一起来,就哭着要到润叶家去。润叶晚上又哭着要到他们家来睡,田大婶就只好把她送过来,两个孩子常常在被窝里打闹半天也不安息。要是谁家吃一顿好饭,大人也总要给另一家的娃娃端上一碗,或者就干脆叫到自己家里来吃。他两个不论谁过生日,他妈或田大婶总要给他们把一圈白线用红颜料染好,挂在他们的脖子里——这是“锁线”,保佑孩子无灾无病,长命百岁……后来,他们长大了一点,家里和院子里已经没什么意思,就开始溜出家门,到广阔天地里玩去了。

春天,当桃杏花盛开,柳树抽出绿丝的时候,他们还穿着破烂的开裆棉裤,到阳土坡上刨刨发芽的“蛮蛮草”根,这草根嚼在嘴里又麻又辣——这是在一个漫长的冬天之后,尝到的第一口春天的鲜物。夏天,一入三伏,他们和村里的其他娃娃就脱得一丝不挂,男娃娃,女娃娃,成天泡在东拉河里,耍水,互相打闹着给光身子上糊泥巴。一个夏天过去,都晒得黑不溜秋。秋天,是黄土高原的黄金季节。他们一群孩子就在野外寻找一切可以吃的东西,常常把肚皮撑得回家连饭也不好好吃,在这个季节反而都消瘦下来。冬天,刀子一般严厉的寒风,把他们从野外赶回来,只好一整天闷在家里玩。只是在天气暖和的日子里,他才和润叶一块从东拉河的冰上走过去,在金家湾那边的村子里,寻找各种各样的破瓷器片。金家湾过去有钱人家多,打碎的瓷器往往又细又好看,上面还釉着许多美妙的花纹。冬天茂密的柴草衰败下来,这些玩艺儿很容易搜寻到。他们把这些宝贝拣回来,分别放在他们家院子供奉土神爷的墙窑里。唉,在这穷困的农村,孩子们有什么玩具呢?那个年纪里,这些东西就是他和润叶拥有的最宝贵的财产了……一年年过去,他们家越来越穷了。可福堂叔的光景一年比一年强。润叶穿起了漂亮的花衣裳,可他的衣服却一年比一年穿得破烂。但他们仍然像以前一样,在一块亲密地厮混着玩耍。

在他六岁那年,有一天,父亲给他楔起一把小镢头,又给他盘了一根小绳,说:“少安,你也大了,应该出去干点活了。跟爸砍柴去吧!”

“不!我不去!我要和润叶一块玩!”他抗议说。“润叶是女娃娃,你是男娃娃。男娃娃就要到山里学干活。男娃娃怎么能老呆在家里呢?再说,咱这穷家薄业,就爸爸一个人拉扯着你们,没个帮手不行啊!”

他沉默不语了。他知道父亲说得对。他早朦胧地感到这一天要来的,现在终于到来了。

就这样,他那虽然贫穷但充满无限欢乐的日月过去了。他从此便开始了一个农村孩子的第一堂主课——劳动。

他先是跟着父亲,随后便和村里同龄的男孩子一块相跟着出山砍柴。每天一回,每回一小捆。他甚至学着像大人一样,用草绳把柴禾套腰一捆,又齐整又好看。母亲舍不得烧他砍回来的柴,就把这些可爱的小柴捆另外垛在院子里。时间长了,竟然垛起了规模不小的一垛。来他们家串门的村里人,都指着这一垛柴,对他父母夸赞说:哈呀,这娃娃将来是个好受苦人!”城里人夸孩子夸学习,乡里人夸孩子夸劳动。他父母亲为此而很骄傲,他也在自己幼小的心灵里,第一次感受到了劳动给人带来的荣耀。

但是,每天砍柴回来,他饿得要命,家里又顿顿是稀饭,没一点像样的干粮。他喝上几碗稀汤,就愁眉苦脸地从窑里出来了。他知道他即使又哭又闹,家里也没有办法。再说,每顿饭母亲都已经在稀汤里给他捞一碗稠的了。

每当他来到院子里的时候,就看见润叶在他家的土墙外面招手叫他。

他撒腿跑过去,润叶就把从自己家里偷出来的玉米面馍,给他手里塞一个。他贪婪地啃着,感激地望着这个和他一起耍大的伙伴。她穿一身干干净净的花衣裳,头发也再不是乱蓬蓬的了,梳起了两根黑亮亮的羊角辫。

在他八岁那年,正是一九六○年最困难的时期。他们家本来就已经吃了上顿没下顿,他二爸又从山西跑回来,麻缠父亲给他娶媳妇。父亲借下一河滩帐债娶过了二妈,并且连住的地方也让给二爸家了。他们家只好从田家圪崂搬出来,在金家湾金俊海家借了一孔窑洞。

这时候,润叶在村里上了学。她并且跑到金家湾来,让他也去上学。少安这时才明白,他如果继续去砍柴,就要一辈子在山里劳动了。

于是,他便开始和父母亲闹着要去读书。润叶在旁边哭着给他帮腔。父母亲怎么都乖哄不下他,后来只好同意了。父亲对他说:“我不是不愿供你上学。我以前在那样的年头,都供你二爸到山西去念书。可是,供来供去,还不是回来了?咱祖坟里没埋进去当先生的福气!再说,咱家光景已经过不下去,你不念书,还总能给爸爸帮点忙……不过,既然你上了学,那就要好好学习哩……”他于是就怀着欢乐而又沉重的心情,进了双水村小学。他和润叶一个班,并且坐一张课桌。

在双水村四年的日子里,他年年都在班上考第一名,但也是全校穿戴最破烂的一个。有时候,家里饭不够吃,他就饿着肚子来到学校。润叶几乎每天都要从自己家里给他拿干粮吃。农村的孩子调皮捣蛋,看他南非当前甘蔗收割无严重忧虑。未来几周需要降雨来支撑新作甘蔗生长。南非近来降雨量增加。两个相好,就胡说润叶是他的“媳妇”。润叶气得直哭鼻子。她以后从家里拿来吃的,也不敢明给他,等同学们下课出了教室,才偷偷塞在他的课桌里。他也是偷偷拿着这干粮,跑到金家祖坟那里去吃……记得十一岁那年,他和润叶已经在村里的小学上到了四年级。有一次,同学们在校院里玩“找朋友”的游戏。他不敢到人圈里去,因为他屁股后面的补钉又绽开了,肉都露在了外面。他看别人玩,自己脊背紧贴着教室墙,连动也不就动。有一个男孩子大概早发现他裤子破了,这时就串通几个人一扑上来,把他拉在了人圈里。所有的男娃娃都指着他的屁股蛋“噢”一声喊叫起来,并且起哄唱起了那首农村的儿歌:烂裤裤,没媳妇,尻子里吊个水鸪鸪……女娃娃们都已经到了懂得害羞的年龄,红着脸四散跑了。

他又难受又委屈。下午放学后,也没回家去。他一个人转到金家祖坟后面的一个土圪崂里,睡在地上哭了一鼻子。土圪崂上面就是高高的神仙山。他想起了老人们常说的那个下凡的仙女;也想起了那个痛哭而死的男人——那男人的眼泪就流成了脚下的哭咽河。哭咽河,哭咽河,男人的眼泪流成的河……他突然听见润叶轻轻地喊他。他慌忙坐起来,臊得满脸通红。润叶站在他旁边,说:“我回家里拿了针线,让我给你把补钉缝一缝……”“你不会做针钱!”他不愿让润叶缝那块补钉——因为那是个丢人地方。

“我学会做针线了,让我试一下!”润叶说着便蹲在他身边,硬掀转他的身子,便笨拙地给他缝起来了。那时润叶才十岁,说不上会做针线,只是胡串了几针,让原来的补钉能遮住羞丑。她的针不时扎在他的屁股蛋上,疼得他直叫唤。她在后面笑个不停。勉强缝完后,她让他站起来走一走。

他刚站起来走了几步,就听见后面“嘶”的一声——又破了!

润叶捂住嘴,笑得前伏后仰,说:“没顶事!让我再缝!”他赶忙说:“算了!我回去叫我妈缝……”小学生活随着童年的逝去而结束了。一九六四年,他和润叶双双考上了石圪节高校,他在全公社的考生中,名列第一。全村人都说他是个念书的好材料。他父亲也很高兴,就让他去了。石圪节离双水村近,可以每天和同村的学生相跟着回家吃饭,花费并不大。那两年,他就像后来的少平和现在的兰香一样,每天下午回家,第二天早上天不明就起身,带一顿干粮,和其他娃娃摸黑赶到石圪节。润叶家里光景好,已经上了学校的大灶,除过星期六,大部分都在学校住宿,不天天受罪跑路了。他们仍然是一个班,还是同桌。他学习好成为他们的小白鼠,常给润叶帮助。如果考试的时候,润叶不会,他还偷偷给她看自己的答卷。要是哪个男同学敢欺负润叶,他就不怕别人瞎说他和润叶的长长短短,站出来护着润叶。一次,一个男同学在操场上故意把篮球往润叶身上扔,他过去把那家伙打得鼻子口里直淌血,让老师把他狠狠训了一顿……但是,当他上完两年高小,却再不能去县城上中学了。那时石圪节还没有中学,要上初中就得到县城去。到那里去上学,对一个农民家庭来说,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再不能跑回家吃饭了,要月月交硬正粮食,还要买菜票,更不要说其它花费也大多了。这是书中第十一章的一段话,说明两人儿时的感情,紧接着底下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后来,由于他的精明强悍和可怕的吃苦精神,在十八岁那年,一队的社员就一致推选他当了队长。这多年里,他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队里和家里的事上。

在这期间,润叶回村来的时候少了。但不论是她上中学的那些年,还是后来当了教师,只要她回村来,都要给他祖母拿着吃的,到他家里来看望他们。往日友谊的暖流依然在他们心间涓涓流淌。每次见面,他俩总要在一块说许多话。她给他说城里的各种事,他给她说乡里的各种事。不管他说什么,她总是非常有兴趣地听他说……不过,一切也都仅此而已了。

共 16882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俄国小说家列夫•托尔斯泰写道:“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已成为不朽的名言。对于《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安与田润叶、孙少平与田晓霞、田润叶和李向前,田润生与赫红梅、孙少安与贺秀莲的爱情,有不幸也有幸运,鞋子合不合脚,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每个人既有不幸又有幸运,关键是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幸与不幸!单以爱情婚姻而论,孙少安没能娶到他心爱的女人田润叶,是他的不幸,可他又是幸运的,生活给他安排了另外一个女人贺秀莲;孙少平一度是幸运的,他遇到了生平的第一个知己田晓霞;可他又是不幸的,生活给了他意料不到的痛苦,田晓霞意外地离开他了。佳作,推荐共赏。【:湖北武戈】【江山部精品推荐 】

1楼文友: 10:17:46 拜读了,老师的分析很透彻,很美 诗骑人生

2楼文友: 10:50:24 小说中的爱情是作者的安排,生活中的爱情需要自己争取和经营。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楼文友: 10:42:15 阐述细致,祝贺佳作获得精品。 不与他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4楼文友: 20: 4:44 文章对《平凡的世界》几例爱情的剖析是淋漓尽致的。恭喜获精,继续精彩。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5楼文友: 1 :12:55 问候作者。拜读佳作,就如又读了一部分《平凡的世界》段落,重温路遥那诗意的小说语言,美好的生活态度。赞同文中对孙少安和田润叶爱情的分析。

我先后读过三遍《平凡的世界》,历时很多年。看过路遥个人的感情资料。我一直有一个疑惑:路遥文章里,男主人公的爱情都很不完美,非要有缺陷。但为着希望而生的兰香,不仅考上了著名大学的物理专业,还得到了省委副书记的儿子的青睐

比如:孙少平和田晓霞,这一对三观相合,两个追求另外世界的人,相爱了。爱的超凡脱俗。田晓霞在抗洪中牺牲了。后来,在煤矿危险和枯燥的生活里,和去世的师傅遗孀有了彼此关照,充满烟火气的感情,孙少平为救安锁子,自己受伤,虽没有伤及眼睛,却毁容了。拒绝了金秀的爱情表白,然后回到大亚湾煤矿,就是在生活中,孙少平和师娘组成一个家庭,也大可不必毁容。

孙少安的爱情,文中阐述的非常清楚,也是非常残缺,不完美。

田润生,当兵时耳朵受伤,听不见了,才和已经寡妇的同学 郝红梅彼此关心,组成了家庭。这个疑惑,困扰我多年了 ,留这段话,不是拍砖,我已经读过此文几天了。看到在 作品赏析 滚动下来了,才来留言。仅为交流。

祝博主创作愉快!佳作不断。

白城哪家白癜风医院较正规
孩子有点积食怎么办
马鞍山白癜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