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仙武同修2482当年明月在大结局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郑州汽车网

仙武同修 2482 当年明月在(大结局)

“楚朝云!”

萧晨大吃一惊,没想到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楚朝云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更让他惊讶的是,楚朝云嘴角勾起的笑意……炎皇古陵中,他整个人都阴郁不已,心神不宁,已经很久没有如此释怀的笑过了。

“别愣着了,先宰了这条黑泥鳅!”

昊日当空,楚朝云冲着发呆的萧晨,大声说道。

萧晨微微一笑:“收到。”

一时间,无尽荒海,日月同辉。

一轮时空之翼衍化的血月,一轮混元真火本源凝聚的煌煌大日,衍化出荒海从未有过的神奇景象。

两人之间,配合默契。

楚朝云以混元真火的本源,衍化出万种杀招,不停的骚扰着黑龙王。

那头顶上的煌煌大日,乃是圣主从武道纪元之初,便收集天火本源。

积累了整个一个纪元的时间,为的就是今日,即便黑龙王皮糙肉粗,防御惊人。

仍然烧的痛苦不已,惨叫连连。

惹的怒吼不止,与天道相融的毁灭之一,衍化出无穷攻势,连绵不断的朝着楚朝云杀去。

“小畜生,我宰了你!”

可楚朝云身兼混沌大道,身影闪烁间,时空荡起一丝丝涟漪。所立之处,一片混沌,就连黑龙王也无法捕捉的位置。

黑龙王恐怖的攻势,吓人无比,就算是余波也能重创楚朝云。

可偏偏,就是无法伤到楚朝云,反而遭其戏耍。

怒火攻心中,黑龙王破绽连连,萧晨抓住机会。以禁宝天殇,催动天道杀阵,浑厚如汪洋大海的天道杀意,在其手中衍化出种种杀招。

萧晨超越纪元的无缺刀道,本来就稳压黑龙王,只是对方有天道照应。

本身就是应劫而生,毁灭纪元的天道化身,生命力几近无穷,根本无法造成斩杀。

可如今有了这浑厚如海的天道杀意,借天道之手,展开攻势,情况便大不一样。

混元真火,虽然烧的黑龙王,痛苦不堪,连灵魂都被灼烧。

但并不致命,可萧晨蕴含天道杀意的攻势,就大不一样了。

能够直接触及,他的毁灭本源。

云卷云舒,日升月落。

荒海的天穹间,凄冷的血月,与燃烧的大日,此起彼伏,完美演绎出日月同辉,这旷古绝今的异象。

原本太多希望的战局,瞬间逆转。

鲜血飞溅,黑龙身肉身,被一抹抹刀光洞穿,生机不断流失。

黑龙王面色阴沉,原本怒吼连连的他,开始一言不发起来。

萧晨与楚朝云对视一眼,顿时心中了然,都知道这黑龙王要准备绝地反扑了。

既已知晓,自然不会给其机会。

“混沌无极,万古一剑!”

“摩耶破戒,杀无赦!”

楚朝云怒喝一声,混沌大道从其体内尽数铺展开来,其肉身顿时宛如黑洞一般。混沌一片,彷如鸿蒙之始,天地未分,日月不存。

咻!

而那混沌中,陡然迸射出一抹喧嚣不已。当然剑光,化为青虹激射。这一剑,分天地,演日月,万古不朽!

萧晨催动天道杀阵,将无穷无尽的天道杀意,尽数汇聚在自身体内。

体内刀吟不止,天穹间破开一道可怕的裂缝,裂缝中是无尽深渊,其内似乎有一只眼缓缓睁开。

天若有情天亦老,自古天道最无情。

天要谁死,不得不死,杀……无赦!

两人配合无间,察言观色,抢先一步,各处绝杀之招,同时击中黑龙王。

轰!

一抹剑光和一抹刀光,同时洞穿黑龙王,悲怆的龙吟从黑龙王体内传出,迷荡于天地之间。

“噗呲!”黑龙王五官扭曲,吐出一口黑血,生机流逝不停。

嘭,刀光与剑光在黑龙王体内,肆无忌惮的乱窜,而后混合在一起,轰然爆炸。

刹那之间,不可一世的黑龙王肉身,便怦然炸裂。

荒海之地,日月同辉。

萧晨与楚朝云,脸色皆露出疲惫之色,缓缓靠近。

“死了吗?”萧晨狐疑的问道,有点不信,黑龙王就被这么灭了。

楚朝云双目如电,洞穿星空,抹黑光消失在视野中。

“这轮昊日,应该是圣主留下的底牌。”

萧晨空,那轮与月同辉的昊日,朝云道。

曾经无数次想过,血月是枭云以时空之翼衍化的底牌,那同样在荒海的那轮昊日又会是谁的底牌?

想来想去,答案都只有一个。

楚朝云不置可否,轻声笑道:“你说的没错,其中因果,待我彻底斩尽后,在于你说。”

轰!

话音刚落,一声龙吟突兀的响起,萧晨和楚朝云脸色微变。

抬头就见一不明之物,不断滑落。

从星空一点点接近荒海,等到时,两人脸色大变。

这竟然是一尊黑色的龙头,仅仅是一个头颅,居然将整个荒海都笼罩在了其中。

“是黑龙王的本体,他施展禁术了,不能让他下来,否则整个中央世界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楚朝云大惊失色,连忙说道。

两人怒喝一声,同时挥出一掌,就见日月升空。血月与大日,同时腾空,砸中黑龙王的头颅。

轰隆隆!

余波激荡,整个中央世界,从八大帝国,到血武皇朝,在炎武皇朝,神武皇朝,天武皇朝……全都剧烈的晃动起来,天旋地转,仿佛末日降临。

“走。”

萧晨与楚朝云,腾空而起,瞬息间来到无垠星空中。

龙王的本体后,同时倒吸一口冷气,黑龙王庞大的身躯,横贯在星空之中。

日月星辰,在其周身,就是孩童手中的玻璃球一般渺小。

“绝不能让他出现在中央世界!”

两人立刻打定主意,以黑龙王这种庞大到恐怖的身躯,降临在中央世界,绝对是一场无法挽回的灾难。

“楚朝云,你信我吗?”

萧晨朝云,出言问道。

“我若不信,岂会来助你。”

话音落下,萧晨和楚朝云,同时露出一丝笑意。

都感觉,各自说了句废话。

“我有一阴阳火焰图,若是能操控血月和你这大日,衍化出日月阴阳图,必能将其击退。”

“明白。”

不需要再多说,萧晨挥手间,将阴阳火焰图展开。

一幅画卷在手中展开,而后布满浩瀚星空,萧晨首当其冲,将血月容纳进去。

眼黑龙王在星空深处,怒吼而至。

本溪而至,无数星辰分崩离析,声威骇人,整片星空都在颤抖。

“给你。”

间不容发之际,楚朝云轻喝一声,终于成功将大日镶嵌进星图中。

“日月轮回,生生不息!”

萧晨摊手朝前一推,顿时间,血月与昊日,衍化为黑白二鱼。在这无垠星空中,一幅太极星空图成型,化为一面光幕硬生生将黑龙王撞了回去。

集齐两人之力,衍化太极星空图。

星空之中,萧晨与楚朝云合力推动此图,在茫茫星空,无尽漆黑的幽暗宇宙中,将黑龙王不断逼退。

黑龙王庞大的身躯,不断冲击着星空图,可仍然无法阻止自身被逼退。

两股力量在星空中激荡,所过之处,不断有星辰炸裂被碾碎。

咔擦咔擦!

一丝丝裂缝,在太极星空图中出现,萧晨连忙道:“收!”

各自收回血月与大日,萧晨与楚朝云,分别落在一颗星辰。

萧晨所处的星辰,一片荒凉,并无灵气。放眼乃是茫茫无际的荒原,一眼望不到边。

正欲腾空而起,与楚朝云汇合。

脚下地面陡然炸裂,一根黑色的长矛,毫无征兆的出现,直刺萧晨。

嘭!

紧接着,整个星辰轰然碎裂,星核内部爆炸出剧烈的火焰余波。

却是黑龙王龙爪的一根爪牙,直接将此星辰捅碎,差点伤及萧晨。

还没完。

当星辰爆裂的一瞬,四方空间不断缩陷,有一股吸力将萧晨扯住。

萧晨心惊不已,同时也降低因二次碰撞而使自己人身、财产受损的可能性。知道自己,被黑龙王的龙爪给抓住了。

只不过对方龙爪太大,还未来得及黑龙。

当即挥出一刀,照亮八方星空,硬生生砍断一根龙爪后跳了出来。

可危险仍未停止,在这宇宙深处,茫茫星空中。

以禁术返祖的黑龙王,爆发出超强的战力,萧晨与楚朝云虽然尽力,可在其面前实在太过渺小。

“楚朝云,替我护法!”

萧晨传音一句,将禁宝天殇融入肉身血脉之中,而后不断后退。

“你这是要?”

楚朝云见萧晨,神色凝重,情况有些不对。

“这黑龙王之前被你我重创,绝境之下施展禁术,实际上已是强弩之末。我只要成功施展出禁术,返祖成功,定能一举灭他。”

“那我替你护法,你禁术未施展成功前,我保证你不被伤到。”

话音落下,楚朝云不在多发一言,咬破嘴唇。不顾生命透支,极限施展混沌大道,无数星辰不断朝着其汇聚而来。

在将要靠近之时,尽数被混沌大道碾碎。

万千形碎裂之下,空间扭曲,一片巨大的黑洞出现。

楚朝云脸色惨白,怒吼一声,以透支生命的代价,不顾一切催动混沌大道。

以恐怖的黑洞,将黑龙王阻止在前。

黑龙王感受到一股危机,可在他前面,横旦着一片吞噬了无数星辰扭曲而成的黑洞。

即便以他此刻的身躯,望向那黑洞仍然感到一丝忌惮,他在其中感受到了混沌神魔的气息。

可眼朝云身后,与禁宝融合,身上气息越来越危险的萧晨。

黑龙王必须有所动作,它张口吞吐漆黑的毁灭龙炎,不断冲击着楚朝云的本体。

想要直接杀死楚朝云,逼他放弃继续维持混沌大道。

可楚朝云任由这一波一波的龙炎,不断冲击自己的肉身,不动如山,继续催动着混沌大道。

“龙门禁术,神魔解体!”

轰!

萧晨双目一片血红,朝云,几乎以血肉之躯,抵挡着黑龙王的攻击。

早已心急如焚,怒不可揭。

此刻禁术终于成功,狂啸一声,星空中响彻起一道来自远古的龙吟。

就见萧晨的身躯,不停的蠕动,片刻便化身为上古青龙。可还不够,萧晨继续施展神魔解体,上古青龙进一步返祖,在即将耗尽心神之际,终于化为洪荒祖龙。

古老的洪荒祖龙现身,这宇宙星空深处,某些神秘的存在,都感到瑟瑟发抖。

祖龙之躯,比之黑龙王还要庞大一圈,龙威更盛。

黑龙王心中顿时涌起一丝惊恐之色,他在怎么强横,都改变体内的龙族血脉。

见到祖龙的畏惧,出自本能,慌忙转身。

不可一世,自称毁灭化身的黑龙王,仓皇而逃。

“想走,没门!”

萧晨怒吼一声,将血脉中天殇禁宝衍化的天道杀意,尽数蕴含在一双龙爪中。

啪!

洪荒祖龙飞扑上前,一爪拍在黑龙王的身躯上,本就强弩之末的黑龙王。

惨叫一声,庞大的身躯轰然坍塌,在星空深处爆炸开来。

一击之力,萧晨感到思绪凌乱,脑海中涌出许多远古祖龙的混乱记忆。

感觉脑袋像是要爆炸一般,整个身躯烦躁不堪的扭动,波及到一颗颗星辰,纷纷炸裂。

禁术的副作用到了,萧晨若是无法保持本心,将会无法恢复肉身。

直至血脉耗尽,神魂陨落,力竭而亡。

眼见击杀了黑龙王的祖龙,瞬间陷入疯狂之中,楚朝云连忙后退。

差一点,萧晨就伤到他了。

“这……”

楚朝云见状眉头微皱,半响之后,咬牙上前。冒险接近已成祖龙之躯的萧晨,以魂力为音,萧晨二字,不断在祖龙的脑海中回荡。

助其保持本心,不为所乱。

许久过后,就在楚朝云感觉有些绝望之际,洪荒祖龙的双目灵光一闪。

身上暴躁的气息渐渐消散,片刻后庞大到可怕的身躯,渐渐缩小,朝着一处星辰坠落。

“回来了。”

楚朝云面露喜色,轻声说了一句,便追了过去。

半刻钟后,楚朝云在一颗荒凉的星辰上,浑身疲惫,精疲力尽躺在地上的萧晨。

“还能站起来吗?”

楚朝云微微一笑说道。

“你都没死,我自然能站起来。”

艰难的起身,萧晨朝云,松了一口气。还好,这家伙真的没死,之前黑龙王一波一波毁灭龙炎,直接喷在其肉身上将萧晨给吓坏了。

“现在没死……不过也差不多了。”

谁知道楚朝云,说出一句,让萧晨楞了半响的话。

“怎么?哈哈哈,我以为你的智慧,应该早就猜到了才是,没想到还是这么惊讶。”

擦拭着嘴角的鲜血,楚朝云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笑声清脆,坦然释怀。

萧晨却笑不出来:“黑风岭中我就感觉你有些不对劲了,到那**日出现,我大概猜到了。”

楚朝云轻声叹道:“有时候真的挺无奈的,我从昆仑好不容易到这大千世界,以为天高任鸟飞,从此海阔天空,可以有新的开始。没想到还是无法摆脱宿命的纠缠,当年昆仑界的天武皇朝,就是圣主建立的。我身上流的是他的血脉,自始自终,我都是一颗他用来压制你的棋子?”

“很奇怪吗?当年青龙一族覆灭,青龙殿保留传承火种飞向了昆仑,并没有逃过圣主的注意。他追随青龙殿,来到了昆仑,在苍穹建立天武皇朝留下了这一手布局。”

“我的命运,从一开始,就与他牵连在一起。他生我生,他死我死,从一开始就是他用来对抗你的棋子。当我得知真相的时候,我几乎崩溃,我在炎皇古陵见到你,几次欲言又止。那时候,我真的好佩服你,明明也是身不由己,却依然敢拔刀,敢做出自己的选择。”

萧晨说道:“其实我……”

“你别说话,听我说……以后,你想听也听不到多少了。”

楚朝云打断萧晨的话,双眼微眯,露出淡淡的笑意,轻声道:“在一天之前,我也还摇摆不定,到底是身不由己,顺从大势,借圣主留下的底牌暗中诛杀你,成为新的纪元之主。又或者,不做抵抗,死在你手中便好。”

“可龙神广场中,你放弃龙帝之位,放弃神龙帝国所承载的气运。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已经有了答案,即便在如何身不由己,人活着也都能有自己的选择,也都会有自己的坚持。”

“我不想做什么纪元之主,更不想成为什么棋子,我只想做我自己,做楚朝云,做你萧晨的挚友。”

“哈哈哈哈哈!”

话音落下,楚朝云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无尽的喜悦和痛快,“事实证明,我做对了,我心中的愉悦,我从出生到现在,都从未像现在这样轻松快乐过。”

面对着畅快大笑的楚朝云,萧晨心中却笑不出来,明明是无尽凄凉之事。

楚朝云却说得云淡风轻,他不成为新的纪元之主,那圣主必死无疑。

圣主死,流淌着圣主血脉,与他命运相连的楚朝云,同样得死。

萧晨一生当中,有朋友,有恋人,有师尊,可从未有一人如楚朝云这般。

既是对手,又是挚友,羁绊如此之深。

可马上,这个人就要随着圣主的死而死……

“走,我再帮你做最后一件事,圣主老谋深算,他还有一样要挟你的底牌,我帮你要回来,也轻松斩断自己的因果。”

“什么东西?”

“跟我来。”

楚朝云转身刹那,踉跄一下,差点摔倒。

显然,之前面对黑龙王的毁灭龙炎,他透支生命来抵挡,此刻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般轻松。

两人来到星空之中,没走多远,意外的发现一具尸体漂浮。

“真远?”

上前一步,萧晨体的容貌,神色略显复杂。

黑龙王被杀,作为寄主的真远,魂魄与黑龙王完全融合,也随之而亡。

玄悲大师,当年的嘱咐,无法完成了。

“走吧。”

对于真远,萧晨没有太多的同情,自作孽,不可活。

半个时辰后,在楚朝云的带领下,两人一道进入破碎不堪的虚神界中。

曾经还算热闹的虚神界,如今空荡荡一片,半点生气都不存在。

所有虚神,都已经死亡,伴随着武道纪元的毁灭而陨落。

两人来到圣城,一步一步,进入了徐神殿。

殿宇深处,高台王座上,一名带着面具的枯廋老者无力的躺着。

气若游丝,生机飘渺。

他感应到脚步声,没有睁眼,有气无力的道:“朝云……你回来啦,萧晨,被你杀了吗?”

“嗯,萧晨被我杀了,我将会成为新的纪元之主。”

“当真!”

就见王座上原本气若游丝,虚弱不已的老者,一个激灵,噌的下坐了起来激动的话都在颤抖。

像是重新活了过来一般,生龙活虎,猛的睁开双目。

刚好朝云,双眼微眯,如一只白狐狡黠的笑道:“对不起,我骗你的啦。”

咔擦!

话音落下,一抹剑光闪过,楚朝云一剑将这垂暮的圣主彻底杀死。

上前一步,楚朝云在其王座下,搜寻一番。

面露喜色,取出一物,转身道:“给你,噗呲!”

话未说完,楚朝云吐出一口鲜血,苍白的脸色显得更加可怕起来。

“龙头!”

萧晨接过楚朝云扔来之物,面色大惊,这正是他曾经苦苦思寻的青山龙头。

楚朝云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笑道:“这老头阴险的很,如果我没能杀你,他就以此物再来威胁你。此物若是被毁,即便到了新的纪元,青龙一脉也将无出头之日。”

圣主死了,与其命运相连的楚朝云,生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

可其如若不知,晨道:“有酒吗?我突然想起来,与你认识这么多年,还从未正式喝过一杯。”

萧晨取出焚心,各倒一杯。

“好可惜,好不容易能为自己活着,却马上就要走了。不过没关系,干了这一杯,你我来生在做知己,没有什么宿命,没有什么带面具的老不死,只有羁绊和友情,我的剑等着你的刀!”

楚朝云高举酒杯,碰了过来。

清脆的碰杯声刚刚想起,楚朝云咳嗽不止,又吐出大口鲜血。

鲜血落在两人的杯中,将酒水染的血红,心疼不止。

“脏了……萧晨,换一杯换一杯……”

扑通!

让着换一杯的楚朝云,双手突然无力握住酒杯,伴随着酒杯落地破碎之音,其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带着一丝笑意,闭上了双目。

“楚朝云!”

萧晨上前一步,将其接住,大声喊了一句。

可那个丰神俊朗,卓尔不群,嘴角永远带着一丝笑意的楚朝云,却真的已经永远睡着了。

嘀嗒!

闭上双目的萧晨,眼角落下一滴泪水,泪水滴落在杯中,融化在如血的焚心中。

萧晨一饮而尽,可这酒说是焚心,却丝毫不能让他心痛。

有一种痛,叫痛至巅峰,无心再痛。

五年之后……

当萧晨处理完大千世界的琐事,与柳如月,熬娇还有陌尘,准备一道前往昆仑。

临别之际,萧晨天星空,摊开手。

让自身魂力融合天地大道,轻声道:“我愿天下男儿,皆有君子之心,天行健,自强不息;我愿世间女子,皆有向上之心,不让须眉,可比天高;我愿世间人人如龙,皆有赤子之心,不求长生,只为追梦,纵死不悔!”

咻!

话音落下,萧晨掌心飘出一粒晶莹剔透,光华夺目的种子,一点点飘向天空。

“萧晨大哥,这是什么?”陌尘轻声问道。

萧晨柔声道:“这是我凝聚的纪元之心,也是一颗种子,也是我想要的神龙纪元。我希望人人如龙,皆有赤子之心,不求长生,只为追梦。”

“可为什么不求长生呢?”

“因为长生代表着所有的**,长生只为**而活,不是为自己。这样的人,活着比死还难受,如果人人都长生,那这纪元早晚都会终结。”

柳如月陌尘和熬娇三女,若有所思,似懂非懂。

萧晨笑道:“别想了,走吧,我们回昆仑。”

只是当空中,那轮皎洁的明月之时,萧晨的笑容多出一丝苦涩的味道。

当年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写到这,仙武同修正文算是完了。后面我有时间会在公众号月如火上,写一些番外,同时解答大家的疑问。番外只有公众号才会有,大家如果想,关注一下公众号:月如火,新书动向也会在里面通知。】

本书来自/book/html/8/8320/ml

鹰潭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南充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印尼抗“疫”动态:一线使用藿香正气口服液等中成药,称赞中医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