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内饰

喜欢王小波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郑州汽车网
喜欢王小波,最初是缘于他的短篇杂文。那些俏皮、那些幽默、那些睿智、那些思索、那些嬉笑怒骂、那些肆意挥洒、那些粗口、那些随性的潇洒,不能不令我折服,令我赞叹。
读他的杂文,心境每每就会变得复杂。一方面,被他的文字逗的哈哈直乐,而另一方面,却又会因为老天对他的残忍而心中充满悲怆和遗憾。
在我看来,王小波是个天才。只可惜老天爷赐予他的时间,只有区区四十五年。这个的确,太短暂、太残酷……
我的悲怆,是为着他的早逝;我的遗憾,是因为没有了他,好多问题,只能成为问号一般的存在。
小波的杂文,是犀利的,更是快乐潇洒的,挥洒自如之间,让人忍俊不禁、不由不乐。多年以后,人到中年的我,读他的杂文,依然会爱不释手,依然能通宵达旦,而相比之下,案头的另一本书,虽然也是鲁迅、冰心奖的获得者,而我阅读的速度,却无论如何也“展”不起来。
当然,不同的作品走的是不同的路线,不同的作者有着不同的风格。我的这一番比较,也不见得就公平和科学,然而对我而言,小波的文章,的确更加有趣、更加好看,读起来更加快乐。
那么,有趣,可能也算是小波自己所追求的一个写作风格吧?因为他在自己的一篇叫做《文明与反讽》的文章里,就有着这么一句话:“我总觉得文学的使命就是制止整个社会变得无趣……”
关于文革,有不少作家写过不少的著作,比如余华的《兄弟》和《活着》,比如莫言的《蛙》,回顾那段历史,大多凄惨甚至血淋淋,而王小波的《黄金时代》,背景同样是文革,但是比起其他人的作品,似乎就少了些凄楚。
据此,有人评价说《黄金时代》是一部让人感觉温暖的作品。而实话说,多年前初读《黄金时代》,我的感觉是生理上的晕眩,而之所以会有这种生理上的感觉,是因为我觉得自己难以真正的读懂它,而今天重读,我的最大感受,则是笑颜之下的心酸。
在这阴雨连绵的秋夜,我在属于我一个人的自由舒展的空间,再次地、研读小波的黄金时代。而对于我的阅读,之所以称之为研读,是因为我正在认真的、翻来覆去的读,而我也很想通过我的逐字逐句的认真,我的翻来覆去的探究,能真正的走进小波,走进这部作者本人最为满意的著作。
我读了一遍、又读一遍,然而我真的读懂他了吗?我真的明白他了吗?实话说,我绝不敢做出斩钉截铁的肯定回答。
别人说从《黄金时代》里,读出了那份温暖,而我,却似乎因为这部作品,让我的灵魂,漂泊到了云南的冰露冷雾里。
不管作者是用了倒叙还是插叙的写作手法,也或者调侃打趣的叙事方式;不管这个年代是文革,还是大炼钢铁。在我看来,文章的主人公无非两个:一个是被人们称为“破鞋”的陈清扬,一个是来自北京的知青王二,而贯穿这篇三万多字的1991年获第1 届《联合报》文学奖中篇小说大奖并在《联合报》副刊上连载的中篇小说始终的,其实只是一场“伟大的友谊。”
那个年代,人们之间太缺乏信任了;那个年代,孤独的王二,太渴望友谊了。关于友谊,小说里有这么一段描写“除了这些人,猪场里的猪也喜欢我,因为我喂猪时,猪食里的糠比平时多三倍。然后就和司务长吵架,我说,我们猪总得吃饱吧。我身上带有很多伟大友谊,要送给一切人。因为他们都不要,所以都发泄在陈清扬身上了。”
王二身上有很多伟大友谊,可惜没人相信,没人愿意要,只有同样孤单的陈清扬,半信半疑地部分相信和接受了他的友谊之说:“在我看来,义气就是江湖好汉中那种伟大友谊。水浒中的豪杰们,杀人放火的事是家常便饭,可一听说及时雨的大名,立即倒身便拜。我也像那些革莽英雄,什么都不信,唯一不能违背的就是义气。只要你是我的朋友,哪怕你十恶不赦,为天地所不容,我也要站到你身边。那天晚上我把我的伟大友谊奉献给陈清扬,她大为感动,当即表示道:这友谊她接受了。不但如此,她还说要以更伟大的友谊还报我,哪怕我是个卑鄙小人也不背叛。”于是二十一岁的王二,趁机对陈清扬说明了他的想法:“我听她如此说,大为放心,就把底下的话也说了出来:我已经二十一岁了,男女间的事情还没体验过,真是不甘心。她听了以后就开始发愣,大概是没有思想准备。说了半天她毫无反应。我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去,感觉她的肌肉绷得很紧。这娘们随时可能翻了脸给我一耳光,假定如此,就证明女人不懂什么是交情。”
二十六岁的陈清扬,毕业于名牌大学医学专业,人长的漂亮,却又单纯地与那个时代格格不入。当军代表要调戏她的时候,她扇了对方一个大嘴巴。然后就被发到十五队当队医。那里的水是苦的,而且也没有菜吃。自然,骚扰过她的男人并非军代表一个,所以作者说“这女人打人耳光出了名,好多人吃过她的耳光。”
这样的陈清扬,堪称冰清玉洁。然而在那个“大家都说你是破鞋,你就是破鞋,没什么道理可讲。大家说你偷了汉,你就是偷了汉,这也没什么道理可讲。”的年代,陈清扬,只能无辜地做了一个从来没有偷过汉子的“破鞋”。
在那个颠倒黑白、没有道理可讲的年代里,王二带着他的“伟大友谊”来到了陈清扬面前。你可以说,他的友谊,不够纯洁;你也可以说,他的友谊,充满着 。然而,为了“那些像咒语一样让她着迷的话”,陈清扬心甘情愿为着这份“伟大友谊”而丧失自己的一切。而至于王二的伟大友谊,究竟有多么的伟大,王二这样说:“其实伟大友谊不真也不假,就如世上一切东西一样,你信它是真,它就真下去;你疑它是假,它就是假的。我的话也半真不假。但是我随时准备兑现我的话,哪怕天崩地裂也不退却。”读到这里,从那个表面吊儿郎当、似乎玩世不恭的王二身上,我们是不是看到了一个更本真、更善良的他?因为纵然生活在一个疯狂的没有是非观的世界里,而我们的男主人公王二,对于他的“伟大友谊”,依然随时准备兑现,而且即使天崩地裂也不退却。
在《黄金时代》这篇小说里,有着大量的可以说是 裸的性描写。曾经一度,因为这个原因,小说最初的出版,困难重重,然而,性描写固然是真实存在的,但王小波,却显然并非媚俗。
王小波在自己的一篇谈小说艺术的短文里,曾经这样说到他的《黄金时代》:“这本书里有很多地方写到性。这种写法不但容易招致非议,本身就有媚俗的嫌疑。我也不知为什么,就这样写了出来。现在回忆起来,这样写既不是为了招致非议,也不是想要媚俗,而是对过去时代的回顾。众所周知,六七十年代,中国处于非性的年代。在非性的年代里,性才会成为生活主题,正如饥饿的年代里吃会成为生活的主题。”
据王小波自己讲,《黄金时代》这篇小说,他“从二十岁时就开始写,到将近四十岁时才完篇,其间很多次的重写。现在重读当年的书稿,几乎每句话都会使我汗颜,只有最后的定稿读起来感觉不同。这篇三万多字的小说里,当然还有不完美的地方,但是我看到了以后,丝毫也沒有改动的冲动。这说明小说有这样一种写法,虽然困难,但还不是不可能。这种写法就叫作追求对作者自己来说的完美。”可见,对于这篇小说,作者的确是花费了很大心血,也可以说是他的一部得意之作。
《黄金时代》里虽然有着大量的性描写,然而小说的主题,却是对人的生存状态的反思。无辜的陈清扬,被大家称为“破鞋”;二十一岁的王二,有着好多奢望,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面对队长的无端指责,只能保持沉默,然而沉默之后,也会“有所作为”;面对军代表令人生厌的滔滔不绝,则情愿甘当哑巴,然后在哑巴之后,索性选择逃跑。
即使时代是令人无可奈何的,这些“黄金时代”里的年轻人,并不选择逆来顺受。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对抗着那个时代;他们以自己的形式,证明着自己的存在。所以当“慰问团”来的时候,已经“不存在”的我忽然出现在会场。然而这令人迷惑的时代,对于自己究竟应该存在还是不存在,主人公其实又充满着深深的矛盾和纠结,所以有时候,他又觉得: 用不着去证明自己是存在的,从这些体会里我得到一个结论,就是永远别让别人注意你。北京人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千万别让人惦记上。
我存在,还是不存在呢?我究竟是想存在,还是情愿不存在呢?虽然他们身处各自的黄金时代,但实际上他们的确非常纠结,所以对于存在还是不存在的问题,他们的答案,也就不住摇摆……
在他们的黄金时代里,没有自由、没有浪漫,有的只是压抑、只是是非颠倒。这样的黄金时代,自然是悲催的,然而天生具有“黑色幽默”的王小波,却总能化沉重为轻松,化悲痛为笑容。
王小波自己曾说:“我小说里的人总是在笑,从来就不哭,我以为这样比较有趣。喜欢我小说的人总说,从头笑到尾,觉得很有趣……”
其实就我而言,读小波的杂文的时候,笑的要比小说多。虽然说黄金时代里,作者也充分地发挥着他与生俱来的黑色幽默,一次次地让我发笑,然而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发自骨子里的寂寞,还是深深地触动了我,以至于让我的笑容里,少了份发自肺腑的快乐。
《黄金时代》最初出版的时候,因为小说里有着大量的性描写,曾经被一些人斥责为格调不高,王小波对此不以为然,他说:“作为作者,我知道怎么把作品写得格调极高,但是不肯写。对于一件愚蠢的事,你只能唱唱反调。”现在,就让我简单地截取小说中的几处 镜头:
镜头一:
“陈清扬对此的反应是冷冰冰的。她的嘴唇冷冰冰,对爱抚也毫无反应。等到我毛手毛脚给她解扣子时,她把我推开,自己把衣服一件件脱下来,叠好放在一边,自己直挺挺躺在草地上。

陈清扬的裸体美极了。我赶紧脱了衣服爬过去,她又一把把我推开,递给我一个东西说:会用吗?要不要我教你?”
当我们将这样的 镜头,跟那些或浪漫或情犊初开或欲罢不能的各色 镜头放在一起时,你一准会发现,这里的陈清扬,没有 、没有欲望,她理性而冷漠。可以看出,这样的她,的确是用她的身体,维护那个令她着迷的“伟大友谊”。
镜头二:
“陈清杨说,在章风山她骑在我身上一上一下,极目四野,都是灰蒙蒙的水雾。忽然间觉得非常寂寞,非常孤独。虽然我的一部分在她身体里磨擦,她还是非常寂寞,非常孤独。”
我想,对女人来讲,性与爱,始终应该是一对结合体。特殊的年代,使得陈清扬“她不想爱别人,任何人都不爱。”,而这种无爱的性,又使得我们的女主人公感到孤独和寂寞。
然而爱,正如春天的嫩芽,给它几滴春雨、几缕微风,它还是会在不经意间慢慢勃发。当王二亲吻她的脚心、她的肚脐的时候,这爱情,不经意间逐渐发芽。而在湿滑的山路上,王二那重重的两巴掌,则让陈清扬“在那一瞬间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那么,这对被斗争多年的“狗男女”,原来是有爱的了?只可惜在那时的陈清扬眼里,这爱,其实正是她的罪孽。多年以后,九十年代的他们,久别重逢后在酒店里再次做爱,陈清扬说:“我们在干的事算不上罪孽。我们有伟大友谊,一起逃亡,一起出斗争差……所以就算是罪孽,我也不知罪在何处。”只可惜,当她这么说的时候,他们已经共同失去了曾经的黄金时代。
而至于文章中那小波式的招牌幽默,作为一大亮点,自然也不能不说:
一、关于破鞋
虽然所有的人都说她是一个破鞋,但她以为自己不是的。因为破鞋偷汉,而她没有偷过汉。虽然她丈夫已经住了一年监狱,但她没有偷过汉。在此之前也未偷过汉。所以她简直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要说她是破鞋。如果我要安慰她,并不困难。我可以从逻辑上证明她不是破鞋。如果陈清扬是破鞋,即陈清扬偷汉,则起码有一个某人为其所偷。如今不能指出某人,所以陈清扬偷汉不能成立。
二、关于针头
我们队医务室那一把针头镀层剥落,而且都有倒钩,经常把我腰上的肉钩下来。后来我的腰就像中了散弹枪,伤痕久久不褪。就在这种情况下,我想起十五队的队医陈清扬是北医大毕业的大夫,对针头和勾针大概还能分清……
三、关于传闻
可是陈清扬又从山上跑下来找我。原来又有了另一种传闻,说她在和我搞破鞋。她要我给出我们清白无辜的证明。我说,要证明我们无辜,只有证明以下两点:
1、陈清扬是处女;2、我是天阉之人,没有 能力。
这两点都难以证明。所以我们不能证明自己无辜。
四、关于案子
我写了我们住在后山上的事。团领导要人保组的人带话说,枝节问题不要讲太多,交待下一个案子罢。听了这话,我发了犟驴脾气:妈妈的,这是案子吗?陈清扬开导我说: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每天要干多少这种事,又有几个有资格成为案子。我说其实这都是案子,只不过领导上查不过来。她说既然如此,你就交待罢。所以我交待道:那天夜里,我们离开了后山,向做案现场进发。
在一个怪异无性的时代里,王二和陈清扬,让他们的各种姿势的 ,充斥于生活的角角落落,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在我看来,这,正是他们的另外一种反抗方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黄金时代,每个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各色友谊。而至于王二和陈清扬,他们的黄金时代正值文革,故而,他们之间的“伟大友谊”,也就显得畸形而奇特。

共 505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王小波是一个优秀的现代文学论坛上的评论家、语言大师、哲理才子,王小波的文字以哲理性强,语言幽默浓重而称著,很好地体现时代感,富有时代的精神。本篇作者通过自己对王小波文字的欣赏,给人们剖析了这个天才大师的文学的风范,使人们能够对这个天才的文学大师有进一步地认识和了解。语言精炼,层次分明,论据有力,很好的一篇说明鉴赏文字。感谢您赐稿梧桐文苑,欢迎继续到梧桐做客。【编辑:彩石桥畔】
1 楼 文友: 2014-09-17 2 :57:1 欣赏美文佳作,有条理的文章,语言清晰,学习手笔。期待舒锦更多佳作呈现。文革期间说道太多,话说错了都是事,那个年代不好。
松心鹤骨,名山高卧风云淡
雪梦梅魂,陌野独行翰墨深
2 楼 文友: 2014-09-18 1 :49:4 松心鹤骨,名山高卧风云淡
雪梦梅魂,陌野独行翰墨深 ,喜欢这两句,谢谢黑龙江妇科专科医院
正常血糖是多少
如何辨别肾阴虚肾阳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