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们刚刚就已经憋了一肚子火了,他们最恨的就是李川这种长相好,又有钱的"/>

郑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内饰

兵王狂少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打人要打脸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郑州汽车网

兵王狂少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打人要打脸

""="''"="">

保安们刚刚就已经憋了一肚子火了,他们最恨的就是李川这种长相好,又有钱的混蛋。

平日里这群混蛋来这里钓妹子,对他们都呼来喝去的,轻蔑的不得了,今天能名正言顺地揍这样的人一顿,还有钱拿,他们早就迫不及待了。

刚刚没有动手,不过是碍于顾斌还没有发话罢了。

顾斌在酒吧一条街的声望很高,他不开口,若是有人敢动手,是要被打断腿的。

而李川和苏玉凰对于围过来的保安,根本不屑一顾,对于他俩来説,这不过是一场赌局和游戏而已。

xiǎo张、xiǎo王两个马仔,瞅着拥有爆炸性身材,犹如女王一样的苏玉凰,相视一眼,嘴角勾起,挂上淫荡的笑容。

二人心説顾斌老大对自己可真好,平日里这样的娘们,甭説碰,连看他们也不敢大胆看,天知道是不是哪个大人物的禁脔,若是不xiǎo心,自己第三条腿可能就要被打断了。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出了事有顾斌老大和董少dǐng着,总算是可以痛快的摸两把了!

李川冲着俩人瞥了一眼,心中对二人的想法可是清楚的很,不过説实在的,李川觉得若是自己是他们,还不如赶紧找个柱子把自己撞晕了才好。

苏玉凰这娘们,可狠毒着呢!

果不其然,苏玉凰这大悍妞,冲着俩马仔嫣然一笑,性感的xiǎo舌头,更是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犹如捕猎的母狼一样,性感而危险。

俩马仔瞅着这炫目的笑容,当即就是一失神,而在二人一失神的功夫,苏玉凰从试管架上取下紫色试管,将其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紫色的酒水,从她的嘴角流下一diǎn,一直蔓延到她白皙的脖颈,然后是那深邃的沟壑,充满了剧毒的魅惑!

她吞下酒水,浑身宛若被火焰灼烧一样,身上本来若隐若现的酒香,一下子被放大了数倍!

随手将紫色试管放回试管架,苏玉凰双眸目光流转,两颊爬上了一层胭脂红晕,修长的美腿宛如飓风一样呼啸而至!

都説酒水是长力气的好东西,这紫色酒水更是其中的极,此时苏玉凰的力气,凭空比原来大了三分。

“啊!”

华美若凝脂一样的xiǎo腿,狠狠的砸在xiǎo王的胸口上,他犹如被火车撞了一样,怎么冲过来,就怎么被撞了回去!

幸好苏玉凰没有要杀人的意思,不然这一腿就能直接将xiǎo王的胸骨折断,让骨头刺进他的心脏,直接将他击毙!

一脚踹飞xiǎo王后,苏玉凰挑衅的看向了李川,却见李川再次拿起紫色试管,对苏玉凰遥遥一敬,然后一口将之吞下。

顾斌虽然惊异于苏玉凰的身手,不过他认为苏玉凰到底是个女人,持久力绝对不行,到时候用人海战术拖死她就行。

而真正难搞的还是这个叫李川的男人,真正和他对视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也是一个绝对不能xiǎo看的男人。

当李川对着苏玉凰遥遥敬酒的时候,顾斌双眸忍不住一亮,心中狞笑:“xiǎo子,装逼遭雷劈!怨不得我弄死你!”

旋即他双手不着痕迹的一抖,从袖中抖出一双首,接着狠狠地向着李川的腰肋刺去!

“xiǎo心……”

这一切正看在苏玉凰的眼中,她忍不住娇呼一声,正要出言提醒,但眼前看到一幕,却连她都觉得浑身发冷。

只见李川手中依旧拿着紫色试管,却弯腰前倾,一只左脚向后一蹬,整个人成了蝎子一样的形态。

紧接着,他的左脚宛如蝎子的尾巴一样,狠狠的刺向身后,那拥有剧毒的‘尾巴’,犹如长了眼睛一样,狠狠的踢在顾斌的下巴上!

“噗……”

李川的速度太快,顾斌的手上的刀还保持着一个向前刺去的姿势,却发觉一股剧痛从自己的下巴传来,然后直到脑仁!

强大的力量,直接踢碎了顾斌的下巴,将顾斌整个人踢飞起来。

他那强壮的身形直接被踢飞近乎一米高,然后扑通一声,重重的落在地上。

“卧槽!”

周围的人,一下子全惊呆了。

这货的招式够高难度的啊!

而且真他妈阴损,直接踢碎下巴,这人以后还怎么吃饭喝酒泡妞啊!

殊不知,李川这是和苏玉凰一样,其实也是放了水的。

这一招的真正本意,应该是直接踢碎背后偷袭的对手的喉结!

这是真正的一击必杀之技!

一脚将顾斌踢飞,李川略带挑衅地将下一个试管拿在手中,还故作**地嗅了嗅,瞅着苏玉凰笑道:“好香!”

苏玉凰白了他一眼,旋即也拿起下一个试管,也没和李川説啥,很是干脆的一饮而尽,双颊之上的胭脂色越来越浓。

这杯酒下肚,她双眸中的媚意几乎能滴出水来,随即偏头再次看向xiǎo张,嚣张跋扈的招了招手,道:“让老娘教教你,什么叫抽!”

説罢,冲着xiǎo张走去,步步紧逼!

xiǎo张心中不断的惊恐的后退,心説这他妈是什么女人啊,这辈子他也没见过这门凶悍的母老虎。

别的女人都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女人干脆就一脚踹死你啊!

不对,她説要抽?

但还没等xiǎo张反应过来,苏玉凰的纤细修长的手,已经扇过来了。

“啪!”

一个脆生生的大耳刮子,直接就抽在了xiǎo张的脸上。

xiǎo张的脸猛然受力,脸上火辣辣的疼不説,身子还忍不住转圈圈。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冥冥中天上哪个神仙看他不爽,他正好转了一圈,把脸又送到了苏玉凰的跟前儿。

苏玉凰又抓起一个试管,一口将试管中的酒喝干,然后又是一巴掌!

啪!

啪!

啪!

一个巴掌接着一个巴掌,直接将xiǎo张的左脸扇的肿起来老高。

“呜呜呜……你欺负人!就打左边!”

那xiǎo张直接也是被打糊涂了,竟然抱怨苏玉凰只打一边。

而苏玉凰这边打得热闹,李川那边也没闲着,甚至可以説是打的更精彩。

也许是从苏玉凰那边得到了灵感,李川觉得抽人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刚刚被踢碎下巴的顾斌,和眼下围绕李川的马仔们相比,也许算是幸运的。

他的双腿舞动如风,大脚片子冲着这群人的脸就是一顿猛踹,一边踢口中一边还念叨:“哥几个,我可比那边的的悍妞厚道多了,你瞧,你们脸的两边多对称?”

那一地被踢翻的人,捂着脸颊,哼哼唧唧的根本不敢骂出声音,这货太阴损了,这才是真真儿的打脸啊!

东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盐城妇科医院咋样
孩子脸发黄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