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内饰

br许多年以前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郑州汽车网

许多年以前,我有一个名字叫做天涯。在草原上的孤城邺阑,我的妹妹渊涟这么叫我。渊涟说,天涯无涯。她说她喜欢这个名字,念起来,有一种颓靡的感觉。我的妹妹渊涟她还是个孩子,在战乱后的邺阑城,我第一次见到了她。她着一身鹅黄的衣裙,蜷缩在墙角,后来她抬起头来看我,眼睛漆黑而明媚,污黑的脸上有清晰的泪痕。她问我说,你是谁。我的妈妈去了哪里,为什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战马悲鸣,横尸遍野,我看着她的眼睛,说不出一句话。

天空清澈而开阔。

我和渊涟生活在草原边上的邺阑城,邺阑的天空清澈而开阔。我做了很多很多的纸鸢给她,并且这样生活。经过邺阑的旅人都爱我的纸鸢,闪烁的色彩,在邺阑的天空下分外美丽。我们的作坊叫做天涯坊。四面的墙上挂满了各种的纸鸢。蝴蝶,大雁或者鸽。很多很多,还有草原上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花朵。我的妹妹渊涟在日暮时分慢慢地从草原上颠簸着走回家,怀抱着大把的花朵。她不叫我哥哥,而叫我天涯,她说天涯,你知道吗,我在找一种最美丽的花朵,我要找到她,把她的名字叫做渊涟。是那种可以飞的花朵。渊涟抚着她的左脚,并且看着我,她说天涯,可以飞的花朵,只是需要翅膀。然后,可以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那些开满了最美丽的花朵的草原上。

我记得渊涟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常常哭泣着跑回天涯坊来。她拉下我做着纸鸢的手,把它们盖在她的眼睛上。她说天涯,为什么别的孩子都笑我,为什么他们都叫我跛子。于是我只好抚摸她清澈光洁的头发,我说,渊涟,你并不是一个跛子,你是一种会飞的花朵,会飞的花朵,只是需要翅膀的。所以她问我,什么是翅膀呢。我说,翅膀,就是像纸鸢那样的。总有一天,我会为你找到那些远古女神的羽衣,成为你的翅膀,带你飞到遥远而深厚的草原上去。

我的掌心湿润着,渊涟的头发干燥。然后她宁谧地笑了。她说,好。

我背着沉重的行囊走在库尔勒的大街上,空气干燥,阳光灿烂。我的头微微作痛,轻轻哼着一首不知名的歌曲。巴音布鲁克草原上,一个有着放肆笑容的牧人教我唱了这首歌。是一个广袤的草原,盛开着美丽的花朵。牧人说,到库尔勒去,到库尔勒去。我说,为什么。牧人回答,因为你应该去。

所以我走在陌生城市的街道上,感到了头颅疼痛。这时候一个女人出现在我的身后,她叫我,连城。我转过头见到她的微笑。她的眼睛是深黑的,着一身暗红色的衣裙,浓密的头发披散下来,在太阳下面散发着奇特的芬芳。我问她说,你是谁。女人看着我,她说我是谁,这并不重要。她给我一把黄铜钥匙,她说,走吧,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在路的尽头,就是你应该去的地方。

我问,为什么。女人笑,和牧人一样,她说,因为你应该去。

于是我接着走下去,偶尔的人群和我擦肩而过,在我的肩膀上留下稀薄的疼痛。路的尽头我见到了一幢古老的石头房子。以一种奇特的姿态堆砌而成。青色的石头,凄凄迷人。我用钥匙开门进去,并且听到门发出深厚的响声。我的手指刺痛。

在门的后面我见到了一个奇特的男人,他低头坐在竹椅上,看着自己的手。他的头发绵长地拖延下来,有深黯的光芒。我说,你是谁。男人抬头看我,并且笑了,他说,我是天涯。

你为什么在这里。

因为我在等你。

你等了很久吗。

是的,很久了。

那么,你是为了什么等我。

天涯的眼睛发出奇特的光芒,他低低地说,我等待你是为了让你杀死我。

我的妹妹渊涟用花朵的汁液给我的纸鸢上色,弄成非常绚烂的色彩。她静静地坐在我身旁,靠着我左边的肩膀,然后她抬起眼睛问我说,漂亮吗。我说,很漂亮。

我的每一只纸鸢都是这世上最美的,因为邺阑有世上最广阔的天空。我的妹妹渊涟总是第一个放飞它们的人。她骑着马,带它们到很远很远的草原上去,然后,在草原绵延的起伏上把它们放飞。她跛着脚飞快地奔跑,于是纸鸢飞起来,很高,很高。渊涟叫我说天涯!她说看,我们的纸鸢飞得多么高,多么高。然后我微笑,渊涟的头发飞舞,她不停地奔跑,拉着纸鸢,颠簸而飞快地奔跑。在无边的草原上。

渊涟对我说,天涯无涯,草原无边。南来北往的人在这里来来去去。草原上有细小而清澈的河水,它的名字叫做巴音布鲁克。我和渊涟都爱着这样的草原。牧人阿克也爱着这草原。阿克居住在草原南边,是巴音布鲁克上最好的牧马人。他送给渊涟一匹栗色的马,马的名字叫做莫愁。阿克有放肆的笑容,和渊涟骑着马儿奔驰在无边的草原上,跳跃过一条又一条的小河。风很大,渊涟远远的赶到前面去,阿克叫她说,渊涟,渊涟,渊涟。渊涟笑,她轻轻抚摸她的马儿,呢喃着说,莫愁,莫愁,莫愁。

渊涟对我说她非常爱她的马儿莫愁。她说莫愁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名字。它带着我,到草原的尽头去飞驰,很快地,奔跑然后飞翔。她说天涯你知道吗,这是阿克最好的马儿,所以它叫做莫愁,在巴音布鲁克上飞快地载着我,穿越整个草原。

(2)

在草原上,阿克的帐篷中,他为我斟满一杯又一杯的酒。最后他问我说,天涯,等到你妹妹十八岁的时候,让她住到我的帐篷中来好不好。我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抬头看他,我说,好的。阿克笑,撕裂他放肆的笑容。

阿克给我一把短剑,让我代他交给我的妹妹渊涟。是一把明媚如湖水的剑,剑柄上镶嵌着一颗幽蓝的石头。阿克说,天涯,你告诉渊涟好吗,剑的名字,也叫莫愁。

我轻轻抚摸着这把剑,我说,好的。

我把剑交给渊涟,并且对她说,剑的名字是莫愁。渊涟宁谧地微笑,她说天涯,这是你送给我的吗。我说,不,是阿克送给你。于是渊涟问我为什么阿克要送她这把剑。

天涯坊里的风筝有绚烂的色彩,我轻轻地抚摸我的妹妹渊涟明媚的头发,我说,渊涟,等到你十八岁的时候,你就要到阿克的帐篷中去居住了。在巴音布鲁克上,那个美丽的雪白的大帐篷。渊涟苍白地抬起她的脸,她说天涯,为什么,我不能住在天涯坊吗。我叹息,我说,渊涟,你会长大,你会不再是个孩子,你总是会离开我的。

从我的十六岁到我的妹妹渊涟的十六岁,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年,她从一个孩子长大了,她用她明媚的眼睛叫我天涯,然后她会离开我。

我看着眼前这个奇特的北方男人,我说,为什么我要杀死你呢。天涯看我的眼睛,他说连城,你知道吗,我已经生活了太久太久了。我不愿意再活下去,我已经厌烦了。

我的姥姥刚刚死去了,我同她一起生活直到她死去。有一天,姥姥对我说,连城,我想我就要死去了。我问为什么。姥姥微笑,她说连城,你是个好孩子,我在这世界上独自生活了太长的时间,我已经厌烦了。后来她死了,她拉着我的手,她说连城,到巴音布鲁克去吧。我说,为什么。姥姥说,因为你应该去的。

于是我背起我沉重的行囊,来到了这个叫做巴音布鲁克的草原。广袤而深厚的原野,我断送了自己的一生。芳草凄凄。我对天涯说,这是为了什么,难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来到这里,并且杀死你吗。天涯说,我不知道。可是这世界上,有一些事情是必须结束的。而我的生命,注定是要由你来结束的。

暮色的阳光,我看了这个叫做天涯的北方男人很长时间,直到他的眼睛变成清澈的琥珀色。然后我微笑了,我说,不。无论怎样,我不愿意任何人死去。

着一身暗红色衣裙的女人出现在天涯的身后,她低低地笑。她说天涯,你明白了吗,有的事情,永远无法挽回。她消失不见。

低回的房间悬挂着各种色彩灰暗的风筝,天涯看着我的眼睛,他说,你真不愿意杀死我吗。然后他递给我一把短剑,泓若湖水,剑柄上镶嵌着一颗幽蓝的石头。

我摇头,一次又一次地摇头。曾经,我梦中的女孩渊涟对我说,连城,有一天,你会遇见天涯,你会遇见我的哥哥天涯。你要看着他好好地生活下去。我要他好好地生活下去。

我的头颅剧烈的疼痛,我说,我不愿意,天涯,你要好好地生活下去。天涯显露出一种莫名的神色,他笑了,他看着我说,可是我真的厌烦了,我孤独地生活了太长的时间,我真的厌烦了。他说连城,你还是个孩子,你什么都不明白。他沉默着,然后突然站起来。他站起来走向我,低头看我。他说,那些话,是我的妹妹渊涟告诉你的吗。可是她已经错了,我再也无法好好地生活下去。我再也无法好好地生活下去了。

我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庞,上面有一种温润的光泽。我迷茫地对他说,可是,我应该相信谁呢。我不知道应该相信哪一个。天涯叹息,他说不但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了。那么连城,你愿意和我回到巴音布鲁克上去吗,我和我的妹妹渊涟曾经放飞了无数纸鸢的巴音布鲁克。我带你去看。我不知所措。天涯拉着我的手,他的掌心温暖而干燥,他说走吧,连城,到巴音布鲁克去,所有的一切,都在那里了。

我背着沉默的行囊,天涯拉着我的手,我们行走在库尔勒宽阔美丽的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太阳高照。从这里,到巴音布鲁克去。

牧马人阿克陷落在巴音布鲁克的沼泽里,同他的马儿一起。草原上的牧女璎朵骑着她的马儿从巴音布鲁克的南边赶到天涯坊来,告诉了我这个消息。我的妹妹渊涟抬起头看着她说,这是真的吗。璎朵泪水涟漪,她说,是真的。然后渊涟微笑着站起来倒茶给她,她说,喝茶吧。我还未扎完的纸鸢绷然断裂。

渊涟杀死了阿克送给她的马儿,用那把唤作莫愁的短剑。鲜血飞溅,渊涟温情的抚摸着马的毛皮,并且呢喃着说,莫愁,莫愁,莫愁。她把短剑缓慢地向下拖延,在马的尸体上,她蹲下去唤它,莫愁莫愁莫愁。

牧女璎朵莫名的看着这一切,她问我说,她是怎么了。我一言不发,只是走过去拉着我的妹妹渊涟的手。她的掌心湿润而温热,带着马儿和草的芬芳。她低着头不看我,她说,天涯,为什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为什么。

我想起在曾经的日子里,牧马人阿克牵着那匹栗色马儿出现在邺阑的街道上,马蹄踩着石板,发出清脆的回响。他放肆地微笑着,站立在天涯坊前,看着渊涟的惊叹。他说渊涟,这是送给你的。于是我那跛脚的妹妹渊涟明媚地笑了,她说多好的一匹马儿啊,它叫什么名字呢。阿克说,它的名字是莫愁。这是我最好的马儿,它会带着你,穿越整个草原,来到我的帐篷前面。于是她问他他的帐篷漂亮吗。他说非常漂亮,雪白的大帐篷,是整个巴音布鲁克上最美丽的帐篷。

( )

阿克的帐篷被游牧人洗掠一空,在我们到达的时候。雪白的门帘在风中飞舞着,哗啦哗啦,哗啦。璎朵带着我们掀帘而入,可是里面已经没有任何东西。璎朵叹息,她说阿克他居住的离邺阑太远了,我们来得太迟了。这时候渊涟笑了,她说,去就去了,这些东西留着有什么用呢,还是让给那些需要它们的人吧。草原上的风吹裂着摇摇欲坠的帐篷,发出奇特的悲鸣。璎朵用莫名的神情看着我的妹妹渊涟,看着她转过头来问我说,天涯,你有火石吗。

巴音布鲁克的阴天,狂风乱作。渊涟一把火烧掉了阿克美丽而雪白的大帐篷。那些火扶摇直上,一直烧到天上的云朵。云朵是火红的,渊涟的头发凌乱的飞舞,脸上有一种奇特的神情。璎朵悲哀地说,多好的帐篷,为什么要烧掉它呢。她叫渊涟说嫂嫂,她说你为什么要烧掉哥哥和你的帐篷呢。她蹲下来低低地说,嫂嫂,既然你要烧掉它,我也无法阻止你,可是哥哥所有所有的回忆,都是在这里的。

渊涟笑了,她说,这些,我都是知道的,可是他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

火焰的撕裂伴随着璎朵的哭泣。渊涟突然转过头来看我,带着一种奇特的微笑,她说天涯,我们回家吧。

在库尔勒城外,天涯吹响了嘹亮的口哨,然后一匹栗色的马儿飞快地从天边跑来,他的皮毛发出疼痛的声响。天涯微笑着看我,他说连城,这是莫愁。这匹马儿的名字叫莫愁。在头的剧烈疼痛中我看着马儿琥珀色的眼睛,突然泪流满面。我呢喃着呼唤它的名字,莫愁莫愁莫愁。马儿扬头,长长的嘶鸣。

天涯拉我坐上那匹马,奔向辽远而深厚的巴音布鲁克草原。他拉着我的手,他的掌心温暖而干燥。他说连城,你必须杀死我的,你不能让我继续活下去。这时候暗红衣裙的女子再一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莫愁带着我们穿越她诡异的微笑而去。我问天涯说,她是谁。天涯说,她是女娲。她就是天地间那不死的孤独的女娲。

我出生在终日弥漫着大雾的蜀地,我出生在冬天。我的母亲告诉我,那个时候下了一场很大很大的雪,城市中一片宁谧荒远。所以,她把我叫做孤城。但是我的姥姥却说这个名字过于悲伤,过于孤独了,所以我的名字是连城。连绵的城,绵延着的温情。

我把这些告诉了我的梦中女孩渊涟,她却笑我。她说,连城,你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孤独的,曾经,我在草原上的孤城邺阑等待着我的哥哥天涯的归来,我等了他很长时间,直到我再也不能等待的时候为止。那么,他回来了吗。我问她。渊涟微笑,她说他当然是回来了。不过我已经不能再等他了。她说你知道吗,他回来的那天,草原上下了很大的雪,冻死了成千上万的马儿。渊涟着一身鲜嫩的鹅黄色衣裙,迷蒙着一张模糊的脸。在这样的模糊中她笑,她说他回来的那天是巴音布鲁克的末日。

共 1 80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天涯无涯,草原无边,苦海无涯,爱恨无边。来自巴音布鲁克的牧女璎朵成为了天涯的新娘,天涯的妹妹渊涟却杀死了她。为什么?爱恨纠缠,欲说还休,剪不断,理更乱。天涯、渊涟、连城,演绎着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中间穿插了女娲,更为小说增添了一圈神话的迷人光环。不错的小说,推荐阅读,期待精彩延续。【实习编辑:上官竹】【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010 020】
1 楼 文友: 2010-10- 0 19:41: 2 天涯无涯,草原无边,苦海无涯,爱恨无边。来自巴音布鲁克的牧女璎朵成为了天涯的新娘,天涯的妹妹渊涟却杀死了她。为什么?爱恨纠缠,欲说还休,剪不断,理更乱。天涯、渊涟、连城,演绎着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中间穿插了女娲,更为小说增添了一圈神话的迷人光环。不错的小说,推荐阅读,期待精彩延续。 联系QQ:1071086492早期骨质疏松症状
邯郸治疗妇科方法
日照治疗癫痫病医院